中国青年网

经济

首页 >> 动态新闻 >> 正文

人大代表樊芸连续2年关注网约车监管:有问题没解决

发稿时间:2018-03-06 07:35:00 来源: 新京报

  2016年12月22日,网约车管理办法出台后,司机在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报名网约车考试。 资料图片/李飞 摄

  全国人大代表樊芸连续两年关注网约车监管:司机无资质、随意加价等情况仍存在

  网约车监管“还有问题没解决”

  “网约车”又成为这次全国两会上的热点。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对网约车管理以及服务提出建议,其焦点集中在2016年7月七部委联合出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简称网约车管理办法)是否得到了有效实施,将网约车管理起来,是否解决了当前的打车难以及恶性市场竞争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9月份,已经有133个城市公布了出租汽车改革落地实施细则,还有86个城市已经或正在公开征求意见。网约车合法化1年有余,各地新政还在陆续出台,但打车难、打车贵的现象依然存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将进一步推动网约车健康有序的发展,充分发挥其作用。

  新规落实情况不一

  “去年,我在全国人代会上提过网约车问题,当时作为建议提出,今年我要提议案,因为一年来,我发现治理情况还不乐观。”昨天,全国人大代表樊芸表示,她今年将继续关注网约车的监管,她认为,国家层面的管理规定出台后,打车贵、打车难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在网约车的管理上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车辆和人员的准入,网约车运价,另外,网约车在部分地方并没有真正纳入交通部门的监管。

  樊芸发现,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和网约车管理办法的两个文件出台,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各地落实的速度和力度不一。在尚未出台细则的地区,网约车经营还属于规则模糊地带。在部分已经出台网约车管理细则的地区,存在执行松懈、监管缺位的情况,未能对非法网约车运营做到严格执法、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个别网约车平台公司无视法规,我行我素,不仅在尚未获得运营许可证的地区违规从事运营,而且继续向不具备营运资质的车辆和司机派单。”樊芸认为,这样实际上就是在大规模地组织“黑车”从事出租车营运。部分网约车平台还存在线上线下车辆人员不一致的情况,对于市场秩序、乘客安全和社会稳定均构成严重隐患。这使得正规出租汽车企业和从业人员遭遇不公平竞争。

  随意加价如何监管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用车高峰或者热点地区,网约车有加价机制,但这个加价比例是怎么产生的?投诉是怎么及时处置的?我们看不到。”樊芸说。网约车随意的加价机制,与网约车管理办法中相关的规定不符,损害了消费者权益,妨碍市场公平竞争,而且对缓解打车难也毫无作用。

  樊芸说,现在,网约车及其平台并没有加入行业协会,没有纳入交通管理部门的监管视野。她建议,全国人大成立专项工作组对各地出行市场现状进行深入调研,了解出租汽车行业发展状况、所遇问题,研究解决方案,尤其是出租车定价机制、企业管理模式,以及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退出的具体途径等,帮助出租汽车企业尽快实现转型升级,深化改革。

  樊芸建议,由发布管理办法的七部委共同参与,对各地落实网约车管理办法的执行情况进行检查,并把检查结果向公众报告,接受社会监督。各地政府部门应本着依法治国的理念,坚决打击非法营运的网约车,对于继续向不具备运营资质的车辆和司机派单的平台,不仅要按照网约车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还应视为严重失信纳入企业征信档案,对于多次违规的网约车平台,必要时应暂停运营和派单。

  去年4月,新京报曝光网约车变黑车现象。

  探访

  无证网约车司机 公司替交罚款

  按照北京市目前的网约车管理办法,个人在北京从事网约车营运服务,“京人京牌”是首要前提,还必须要持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上岗。在北京开了近4年网约车的外地司机吴师傅昨日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了解,北京网约车司机仍有部分外地人,还有本地司机在“黑着开”。

  “当时北京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持证上岗时,公司没有通知我去参加考试,而且我也参加不了,必须得是北京人才行。”吴师傅说,据他了解,有一些北京户籍的网约车司机,也都没有去考证。

  当问及是否担心扣车罚款,吴师傅坦言“很害怕”,称每年春运和有重大活动的时候,火车站查得都比较严,这时他们都会提前跟乘客商量是否能就近下车,免得被查。不过吴师傅也透露,去年他曾被罚款,后来平台“报销”了。

  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李书福

  网约车问题主要在平台

  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浙江团驻地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约车市场目前存在的问题就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就是搞假的嘛。”

  今年,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李书福提出净化网约车环境的建议。他在建议中提到,网约车管理办法对运营平台、驾驶员、车辆的准入条件进行了明确规定,对网约车行业的有序、规范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该办法实行以来存在很多问题:如很多网约车车辆未能三证齐全上路;网约车平台公司与各城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数据接入存在相同数据重复接入、传输不及时、数据质量差等。

  “已经有规矩了,就应该按规矩办,现在的问题就是平台不按照政策来。”李书福表示,网约车市场应该公平竞争,有些平台有法不依、有规矩不执行,怂恿私家车搞非法运营。“一出事故没人管,保险公司也不赔偿,根子其实在平台”,李书福认为,目前网约车存在的问题,原因主要还是出在平台,所以应该要管住平台,而不是管住司机和车辆。

  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

  行业监管和发展明显脱节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蔡继明称,今年将在人代会上提出有关网约车监管的建议。他认为,网约车的行业监管与发展出现了明显脱节,从而使网约车进一步发展存在巨大风险。

  蔡继明进一步解释称,在一些地方政府出台的细则中,司机户籍、车辆价位、轴距等被列为准入的限制条件,但这些条件过于严苛。他建议交通运输部做出统一规定,取消对网约车驾驶员户籍和居住证的限制,在交通出行行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同时,调整各地细则中与出行安全无关的轴距、车价等门槛过高的指标限制。

  他还建议加强政企合作,提升监管能力,树立“政府监管平台、平台约束车辆和司机”的理念,推动平台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同时深化政企合作,升级管理手段,取消各地区单独与平台数据对接的要求,由交通运输部建设覆盖全国、统筹利用、统一接入的数据共享大平台,实现监管能力升级。探索建立分类监管、动态监管体系。

  本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郭超 记者 沙雪良 贾世煜 裴剑飞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